你就是个loser
首页
第一星座
太平洋星座
星座之家
2018运势
星座配对

2018运势

矿机厂商劫:2017凭运气赚的钱 2018凭实力亏掉

编辑:卢本伟2019/01/10 04:21

  昨天在浙江一家很有名的房地产公司跟他们喝茶,他提到他们去年在西湖边的望湖楼喝茶,碰到一个小屁孩跟他们吹牛说今年我们一亿利润,明年我们12亿利润,后面我们20亿利润,我们是唯一在浙江有机会对抗阿里的公司。

  “在这个行业中最重要的是信誉。”蒋志称自己是比达鸿飞、点付大头还要更早期的矿工。

  和嘉楠耘智一样,在这轮牛市被认为是加密货币最大赢家的还有比特等矿机生产商。

  说这家公司的名字,跟他们开发的楼盘同个名字叫什么嘉楠来着,我说是不是嘉楠耘智?他说是的。

  而12月5日,有推特网友爆料称,比特第三季度亏损7.4亿美元。若再加上BCH算力大战的支出,这一亏损数据最终只会更高。

  除了知名的巨头,别的矿机厂商也面临难题,一位知情人士对深链财经表示,目前神马矿机厂商仍持续面临着B轮融资的招募中。

  “在BCH分叉大战中,比特的拉盘能力是很差的。”蒋志认为吴忌寒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子弹(钱)。

  低于成本价进行售卖,并不是厂商愿意做的事情。然而,卖不出机器,则意味着厂商资金周转承压。

  “现在只要生产模式比较单一的厂商,基本上都快活不下去了。”朱勇透露,牛市时,不管什么机器,市场均一顿疯抢,但熊市却无人问津。

  时间长了,蒋志的名声渐渐在圈子里有了影响。在未见过客户的前提下,蒋志甚至一次性卖出过价值一亿元的矿机。

  “之前供过于求,在蚂蚁官网买矿机,可能都是要提前下订单买期货。但现在的情况是,你要多少台都行,价格都可以谈。”经销商挖易的销售人员王明表示。

  “我们要死了,很真实。”矿机厂商李磊讲述2018年年末的故事时表示,厂商滑落圣坛只是转眼云烟。

  业内人士透露,芯动科技于2014年开始布局矿机,但刚入场便在熊市,中途曾离开过。后来在2017年再次布局矿机时,又再次面临着2018年的熊市。

  “以前矿机厂商产能有限,只要有机器,价格不管多高,都没有卖不出去的。那时,厂商们站在食物链最顶端,可现在就不是了,在底端了。” 朱勇笑着讲。

  “2018年买入矿机的人,现在每天一台的收益仅一元钱,你算算你花多少长时间,能赚回买矿机的两万多块钱?”王明感叹道,2018年大部分购买矿机的人,可能永远都无法回本。

  蒋志回忆,自己最早在经销商手中购买矿机,当得知根本没有合同时,内心是无法接受的。为了,蒋志亲自去了经销商线下矿机的售卖点查看,随后仅仅预定了10台机器。

  “过去几年机器迭代速度太快了,很多矿工还没回本。又要买新机器了。”矿工蒋志表示深受。

  “大家认为大量的资金会进来。于是先跑马圈地,地圈好之后,才开始想究竟下一步该怎么走。”矿机厂商李磊认为这是一个无序的市场,大家在市场泡沫中逐渐迷失着。

  伴随币价一去不回头的暴跌,曾被行业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产业——矿机生产商,却慢慢在无法扭转的资金链断裂窘境。

  圈内人士描述了芯动科技较荒诞的做法:今年刚开始大量囤矿机,等到市场缺货时,自己便抓住了矿机涨价的好时机。然而伴随币价进一步下跌,市场对矿机的需求量在不断减少。于是矿机就砸手里了。

  “厂家面临几个问题,第一没有钱,它不敢搞研发,其次即使研发出来,它也不敢下订单,因为随便一个订单的芯片就是几千万美元、几亿美元。 ”蒋志表示,没有客户来,也就没有客户支付矿机的预付款,于是厂商更没有能力下单制造新的矿机。

  深链财经采访多位业内人士,大家普遍表示神马矿机创始人杨作兴是技术担当,但却不看好他,因为他是一个不会做生意的老板。即他也许是一个好的技术人员,但却不是一个好的老板。

  “当发现庄家进场,他们就应该赶紧调整产能,下半年就不应该继续生产,然而仍却一投几个亿下去。“朱勇认为,厂商在面前毫无抵抗能力,使得自身完全忘记了挖矿产业的滞后性,然而等到反应过来之时,却已无力回天。

  殷长明称,进入2018年10月份后,随着比特币暴跌,矿机的销售开始格外。

  矿机厂商面临着矿机销无门窘境的同时,市场中二手矿机的贱卖,更是给了大家致命的打击。

  曾站在加密货币领域食物链顶端的矿机厂商,当潮水退去之时,才发现原来是在裸泳。

  “在矿机销售的行业中,厂家的直销能力很弱。“桂华科技总经理殷长明对深链财经表示。

  这是今年上半年,加密货币被全民关注时流传的故事,故事的主角嘉楠耘智是一家矿机生产商,2017年净利润3.6亿元。

  其销售人员阿欣表示,目前门面工作人员已非常少。可即使无人问津,门面依旧会持续开着。因为线下门面的意义在于,让购买者知道禹彤矿业的销售不仅仅在微信,线下依旧有形可循。

  殷长明回忆称:“今年2月份,S9最贵一度狂飙至裸机2.7万元/台。甚至与之相匹配的电源也供货不足,随后涨价至650元/个,一台S9价格在接近2.8万元。”

  而比特矿机营收占比总营收超过90%来看,目前比特的财务可能已面目全非。

  “比特,是死得最快的,他们的资金链问题是最为严重的。”朱勇表示,比特现在财报非常难看,并表示其现在已经无法上市。

  “该怎么办,行业里没有人能够得到答案。大家都想要寻找自己的诺亚,但怎么活下来,用什么方式活下来,我们却都不知道。”比特微李磊称。

  根据BitMex研究分析称,比特二季度亏损额已经达到3.95亿美元。

  若不赔本卖掉库存矿机,机器只会越来越不值钱。目前,面对BTC一度快跌破2万元,厂商们慌了。

  “有些厂家太初级了,于是就犯错了,比如神马,它M10刚刚发布,马上就像喝醉了一般,就说明年要出一款7nm的机器。“矿工朱勇对神马的表现非常不满意。

  在福布斯和胡润公布的2018年中国富豪榜中,比特等几大矿机厂商贡献了诸多富豪。

  “行业内比较出名的经销商是天天矿业和小桂花(即桂华科技)。”矿海会创始人阿牛称,阿牛也是入场较早的矿工。

  矿机厂商的销售模式较为简单,新矿机在开始批量化生产之前,首先是大客户以及厂家经销商预下订单,矿场主以及小散户会在经销商手中拿货。矿机厂商官网上所挂矿机信息,主要是方便为海外用户以及没有门的小散户提供。

  2018年与比特同在港交所招股书的还有嘉楠耘智与亿邦国际。但是两家年内上市的计划已经黄了。

  同时,在各个硬件厂商那里订货,从生产到组装,整个矿机生产周期为三个月左右。

  “矿机生产商现在都不好过,大量的库存销售不动。比特的库存还有几十万台。”矿工朱勇感慨,比特的现状不容乐观。

  矿工朱勇称:“不懂得商业化模式,虽然在短时间内矿机销量较好,但却不能形成供不应求的市场效应。”

  矿机价格直线增长之际,币价又迅速下掉,大家对于市场的信心已彻底无法。

  “去年12月份,币价在10万元时,大家觉得钱好赚,于是疯狂下单,实际订单已远远超过了产能,但厂商许下各种承诺,并大量投入产能。”朱勇认为市场的疯狂增长不够。

  “矿机厂商目前对外时依旧高大上,但实际上都快倒闭了。”矿工朱勇看来,比特今年的上市计划根本不可能实现。

  

2018运势

  在2017年11月、12月购买矿机的矿工们,当拿到矿机的当下,时间也已进入到了2018年。因为机器从投产,到生产芯片,到硬件组装,整个生产周期在三个月左右。

  在无法回本的寒冬,矿机厂商频繁出新品,这便意味着矿工的矿机在还未回本的同时,又要面临买新机器以及被迭代的窘境。

  行情好的时候,赛格广场曾经一度拥有五层楼的矿机线下商铺,而现在却零零星星几家不到。

  桂华科技是获得神马矿机和芯动矿机授权的代理商,不过,市面上所有的矿机机型,桂华科技也都会售卖,只是仅属于长期合作关系。

  

2018运势

  行情好时,S9机型是销最好的矿机。由于早期产能不足,比特开始进行预售,行业内人士称,购买矿机期货。

  比特币发展的上一周期,圈子中还多为极客,规模也较小,挖矿并不具备代表性。但在币价催涨过后,大家终于不再淡定。

  芯片研发周期一般在6个月左右,随后在台积电先制造部分芯片,进行测试,测试合格后,开始下订单购买生产线,并进入批量化生产的过程,一般一批次的订单均较大。

  2017年12月,BTC价格最高近2万美元/枚,而矿机价格最高是在2018年2月,近2.8万元/台。

  2017年12月17日,比特币价格至最高点19875.85美元,矿机开始被疯狂抢购,矿机厂商既无库存,也无产能,很多人根本订不到货。

  “我们辛辛苦苦十几年冒那么大风险就赚个十几亿,这个小屁孩说赚钱赚的那么轻松,谁信啊。”

  “九月份的时候,虽然市场不好,但还是有厂商出新机器,是因为大家没有预料到市场会这么快速下降。”李磊对市场的发展态势有些摸不清头脑。

  “每次赶了一个早集,却吃了一个晚饭。”朱勇讲着讲着笑了起来。整个过程,芯动的入局时间一直不对。

  朱勇表示,自己身边几个朋友本要购入M10 四十万台,但当听到相关消息时,便直接不敢买了。

  深圳华强北素有“中国电子第一街”之称,华强北赛格广场也曾是国内最大的矿机线下售卖点。